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“杰出学者”王立教授来我院交流座谈

来源: 作者:发稿时间:2021-04-15浏览次数:127

414日晚,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“杰出学者”青年教授、博士生导师王立教授应邀与我院师生进行交流座谈。本次学术交流会以“正义与应得”为主题,在我院706会议室举行。副院长王锟教授主持,我院教师、研究生参加本次座谈。

王立教授从正义理论的当代图景入手进行阐述,他指出:罗尔斯与当代政治哲学主要探讨两方面的问题:第一,正义、社会正义与分配正义;第二,平等与分配正义。平等正义从资源平等向福利机会平等再向能力平等推进。应得正义面临道德应得、努力应得、业绩应得三方面的挑战。需要正义从基本需要、体面的生活、公民资格需要和充足主义正义观四个方面对正义理论进行批判,充足主义正义观是需要正义理论的最新发展。

王立教授简单介绍了应得与西方正义从古希腊的柏拉图、亚里士多德到近代为止的理论发展。他指出:罗尔斯对应得的批判是应得正义被学术界重视的根本原因,其批判主要有三个基本的构成部分:道德的不应得、应得与道德价值、正义原则与正义准则。

在罗尔斯的正义理论中,王立教授提出应得与责任、应得与道德价值、应得与正义原则三个值得思考的问题。第一,就应得与责任而言,我们需要关注三个问题:不平等与个人因素有无关系、偶然性有没有道德意义、有没有同偶然性无关的应得;第二,从正义原则的视角来看,针对道德价值需要了解应得与无知之幕、应得与差别原则、应得与公平的机会平等的原则等内容;第三,对于解决是正义原则还是正义准则的问题,要先明确罗尔斯的核心任务是解决财富和收入的不平等问题,再思考规范收入和财富的原则。

王立教授提出:针对责任与应得、个人努力、业绩应得等批评,罗尔斯在《作为公平的正义——正义新论》中进行了反思与批判。首先,罗尔斯的基本观点是道德应得的概念至少承认三种观念,即严格意义上的道德应得、合法期望的观念和有公共规则体制所规定的的应得观念。其次,罗尔斯的观点出现了三种变化:第一,对应得态度的变化,认为公平的正义能够接受道德应得的观念;第二,道德应得概念适用范围的变化,其所包含的内容和含义明显扩大;第三,原来在正义理论中不被接受的道德应得的概念可以被接受了。罗尔斯坚持应得都是道德应得的体现,不存在“前制度的应得”,应得必依赖制度,即只存在制度之内的应得;但是,应得在制度中本身也没有实质意义,它只能体现为合法期望和资格。

最后,王立教授强调了罗尔斯正义理论中四个对立的根本问题,并给出了相应回答:第一,个人的努力、勤奋、行为结果属于前制度应得的要素;第二,平等与比较性要看道德人格、自然权利和公民资格,而应得与内在性则要看自主与个人行为;第三,平等的道德力量应向外寻求,应得的力量应向内寻求;第四,从市场经济与实践、平等与应得角度认知社会正义问题。

座谈会上,王立教授还仔细回答了参会师生提出的“《正义论》是否适用于中国”“得到破产补贴的企业所发放的工资是否应得”“罗尔斯如何解决某一种制度去保证未来机会的应得”“罗尔斯如何把握再分配过程中国家介入与个人自由的度”等问题,并对老师和同学们提出了一些阅读理解《正义论》的建议。

王锟副院长在总结时表示,王立教授的讲述破除了我们关于《正义论》的诸多困惑。从我国古典词源学意义来看,“義”是羊肉的分配问题;从儒家对“义”的理解中用了“宜”,“宜”是“应该”的意思。我们可以发现:对平等和应得的追求是中西两种文化传统都有的问题,可能也是人性和人类生存基本需要都要关注的问题。虽然中国对正义的理解与罗尔斯《正义论》不能等同,但中西对平等正义的追问上有很大的相似性。这值得我们进行进一步的思考和探索。

(梁涛、马辰之)